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生活记录 > 文章

湖南一方:我来到私立学校(11)(大型纪实文学)

时间:2017-07-27    点击: 次    来源:本站    作者:一方 - 小 + 大

2010-11-20   星期六   晴

 

上午起得较晚,给子翰的母亲发了个短信,昨天她有好几个电话没接上,云笔邀我出去时我还躺在床上,匆忙之中出去没有带上手机,回来很晚了,和云笔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平时我们没有时间在一起说话,只有周末可以在一起说说,也许上天给我们的时间也不会很多,半年,一年,两年?不知道,反正不会很多的。虽然这也不短了,在一起能说上话时就好好说说话吧,以后就只有电话联系了,能见见面也是很短的时间,虽说我可以去看他,他也可能来看我,但是他会很忙的,现在他只是一个人,以后,他有家庭要承担,该有多累,所以,好好珍惜这段日子。云笔离开后我又写了两个小时,到我上床睡觉又是零点过了。在床上才看到翰母的未接电话,也就没有办法给她回,很不好意思。我可是不愿意食言的,我答应过她随时可以和我联系,前天她打来电话我正在判卷,昨天又没有说上话。

 

九点多杨洋给我电话,打了数次,都是因为信号的问题,她不知我的身体能否受得住,她牵挂,我那会儿也是怪,就要上卫生间。站在窗户边还可以接听,进屋信号就不行了,想想真是郁闷,网上不了,电话信号也不行,外面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能干什么啊,真是有点发配的感觉。

 

那天乘谈老师的车去街上,忍不住问他最近和日本到底怎么了?他给我详细地说了说日方扣押我渔船的事,唉,这么大的事我都不知道,没意思。哦,又发牢骚了,其实这样挺不错的,可以专心致志,如果是有台电视都会忍不住要看,会耽误很多时间,在擎天,我没有那么多闲时供我消遣,我想看看书都没有时间,何况那样的悠闲。不过以后我一定有大把的时间供我自由支配,有几十年呢。都说计划没有变化快,不知我这样的计划会不会有什么变故,人生真太无定!

 

今天得把给范嫣文字弄出来,要不真没法交代。我以为这次的期中考试会有学生拿满分,我会有文字需要准备,哪知一个都没有,全校都没有一个。

 

(我,一个喜欢幻想的女孩,所以我喜欢紫色,蓝色。

 

我喜欢剪刀在发丝间穿梭的轻盈,所以我喜欢发型设计。

我喜欢阳光下珠宝璀璨的光芒,所以我喜欢珠宝设计。

我喜欢丝绸滑过手指时的柔软,所以我喜欢服装设计。

 

我遇到过两位知识渊博的老师,都姓景,一位教语文,景恒老师;一位教英语,就是您。两位老师教给了我许多富有哲理的话,我想我会受益终身: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每天问问你是谁

女孩子要从容,大气,辽阔

……

 

我自己也会用一些话时刻提醒自己:

坚强不言败,勇敢不放弃;

飞翔不在远,而在于高;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

 

其实,在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时候,会有些自卑,有些落寞……

 

我喜欢阅读,我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够成为老师那样有才华的人。我也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听歌,我喜欢忧伤的歌。

 

当我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总会为以前所做过的一些事感到后悔,虽然我一直都告诉自己:过了就过了,都是历史了。

 

我以为我自己做事有些欠考虑,得罪了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得罪的。)

 

看得出这是一个细腻感性有些浪漫气质的女孩子,向往美——当然一般人都向往,只是程度不同,知道自省,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有才华从容大气辽阔的女孩子。有些东西你不能否认是天生的,人们说是天赋,与生俱来的东西,这个女孩子如果一直能这样对自己要求,她真的会的,会达到她希望达到的那一种状态,但愿在她以后的人生途中遇到更多的能影响她,给她一些真诚帮助的人,我想会的,真心地祝福她!

 

范嫣:看你的文字,老师想了很多。

 

你的另一位老师,我这位老师不加评论,但是老师自己却认为不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当然,你那样认为老师可以理解,你还是孩子,人生才刚刚起步,看世间人大都比你知识丰富,刚好老师也是在你的人生起步阶段与你相遇,老师经历的事较多,而且教了三十年的学生,让你们感觉老师好像什么都知道,其实老师很普通。当然,老师希望自己真的成为一个知识渊博的人,老师也会努力的。不过,范嫣,天下有才的人真的太多,希望你永远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就会永远是一个谦逊的人。老师相信只要你永远好学,到老师这个年龄,你的知识一定是极其丰富的,肯定比老师现在丰富得多,肯定的,努力吧!

 

你喜欢的这些职业老师也喜欢,除了珠宝行业,老师一生不喜欢这些东西,老师喜欢做衣服,二十多年前老师打算不教书了,便自己学着做过几件衣服;看有些人剪出的发型,老师曾和朋友笑侃:如果老师入这个行业,定是其中的佼佼者。也许,老师还有许多使命没有完成,还得和许多你的师哥师姐相处,还没有和你们这些北国的孩子相遇,所以后来老师还是从事了教育这个行业,于是老师终成了你的老师。范嫣,人和人相遇,也是需要缘分的,尤其是我们这样做师生,我们都好好珍惜这不易的缘分吧。

 

范嫣,曾经做学生时,老师就发誓如果此生做老师的话,一定公平地对待老师的每一个学生,无论男生女生,无论家庭贫富,无论成绩好坏。老师所处的是一个特殊的时代,老师想学知识无法学到,甚至老师想得到的基本安定都没有,老师的学生时代,遭受了一般孩子不可能遭受的折磨与凌辱。每每老师坐在教室里,神圣地望着讲台上的老师,心里控制不住的惶恐……那种日子,太过难捱,所以,老师那时候就暗暗发誓一旦日后当老师就要好好地待学生。几十年来老师不敢说绝对做到了,但真的是尽心也尽力了。许多人对老师那样对待学生不解,当然那是不了解老师的人,其实老师待人就是如此,很纯粹很彻底,虽然在人看来有些傻气,有些不可思议,但老师认为这样挺好的,这是老师做人的底线。不知你是否明白老师和你说这些话的意思,但愿你真的有些明白,那样你虽然会得到无数的烦恼甚至痛苦,但是范嫣,老师敢说你一定会享受到别人无法享受到的乐趣,做人的真正乐趣。

 

范嫣,很欣赏小小的年纪你便能提醒自己不言败,老师曾经看到这样的话:屡败屡战!老师很欣赏那些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人,结果固然重要,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说过程就是全部。老师的学生都知道一句咱们先哲的话:尽人事,听天命。有时候,谋事在人,成事却真的靠天,时给命予,这也是我们常说的机遇。有些人一辈子命途坎坷,穷困潦倒,毫无建树,但不能说这些人都是没有才能是没有本事的人,所以范嫣,以后不要以成败论英雄,虽然这个社会历来都是“成者王侯败者寇”!老师认为人不能那样浅薄。站在一定的高度观大千世界,世事变迁,人生沉浮,不能不说是一种生命的至高享受。哦,范嫣,也许和你说深了,如果现在你感觉有点迷糊,但愿你以后能真正体验到,老师相信你有这个本事。

 

人,都是两面的,极端矛盾的两面,那么一个非常自尊的人常常自卑就很正常,尤其在很多特定的时候。不说你小小的年纪不了解自己,老师这样年纪的人也常常不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特别苦闷。当然,常常审视一下自己是很有必要的,大气的人也是凡体肉身,也是有七情六欲缠绕,只是比一般人多了自省这个层面,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层面,老师现在看你的性情,你在这一方面应该不错。

 

老师也喜欢听歌,老师是一个很怀旧的人,就喜欢听老师那个年代的歌曲,老师更是一个忧伤的人,也许与老师的生活经历有关,不过,很多时候,老师是一个阳光的人,最起码提醒自己做一个阳光的人。

 

范嫣,你能为自己所做的不好的事后悔,老师认为很好,老师认为你是在总结自己,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自己犯同样的错误,人也才真正地成长,只要不长期沉湎在错误中就行。

 

范嫣,你是一个表面上很豪爽骨子里很细心的孩子,细心到凡事都想去计较,都要去计较。虽然,老师还不是很了解你,但是两个多月也不是一段很短的日子。范嫣,老师相信你会一直提醒自己女孩子要从容、大气、辽阔。从容似乎与生俱来,老师觉得上天待你不薄,但是大气只是你的表面,你须得常告诉自己注意,只要你记得,你就能达到那样的境界,至于辽阔,老师认为那需要时间,时间地自然走过会带给有心人无数的知识与阅历,时间才能成就那一份辽阔。所以,别急切,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时间会让你成熟让你辽阔让你圆润。

 

哦,范嫣,老师写了不少了,老师够啰嗦吧?一啰嗦起来就没得完,呵呵,老师的缺点可多了,以后会让你们头疼的,不过没关系,你南方的师哥师姐们已经疼了几十年了,他们能习惯,你当也能。

 

范嫣,下一次的交谈我们会是什么时候?老师期待下一次!你也会期待的,是吧?我们同努力!

 

你的一方老师(请原谅老师用了网名,老师的好多朋友都是用老师的网名,好记也简单。)2010-11-20

 

给范嫣的文字弄完了,可是怎么都复制不到我的U盘上去,在电脑上就找不到U盘,云笔也帮我找了,真是奇怪,当然我知道是电脑出了问题,要是我把自己电脑上的文字复制过来时也是这样找不到我会郁闷坏的,还好。但是这个屋子太冷了,复制的事儿做不了,回我的宿舍去抄就不可能了,就明天去电子备课室复制吧,我虽然心里不想在办公场所弄那些东西,就耽误几分钟吧。

 

下午校长过来了,我们没说几句话,他问我是不是写博客,唉,连网络都没有,我写什么博客,没有时间弄了,确切地说是没有条件弄,时间是可以挤出来的。我现在把我灵魂的一隅,用文字较完整地表达出来,放在邮箱里,半个月打开一次,有些浪漫,有些无奈,有点执着,更有点柏拉图式。

 

校长今天又对我说想看看我的日记,我有些不知所措,日记真有些私人,可是,校长曾说我该当他为朋友,因为他和语是朋友。我和语是无话不谈的,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语已经习惯了,他就说我真实的人说真实的话,管他是褒是贬,我都接受,因为我真的就是那样一个人。曾经我问语我是不是过于幼稚了些?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只说“要说幼稚,咱们中国当数孙中山先生,但他坚持,革命成功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天性执拗些而已。那我,该把校长当朋友?把日记给一部分?嘿嘿,我这人,拿自己也没辙。我突然想不写了,发现写了有这么多的事儿,挺没有意思的。这只不过是日记,小人物的琐事,有什么意思呢?也是自己的嘴快,干嘛要说呢?为什么又不能说呢?见鬼!我知道我心乱了,再添几分烦躁。

 

子翰的母亲在这个时候给我电话,一直打到电池没了。她想给孩子转班,想转就转吧,也许真对孩子好,也许不见得,反正许多事情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是按长辈的意愿完全给孩子安排,对孩子的未来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一个人不可能顾全世界上所有的事儿,总有顾不到的地方顾不到的时候,何况是人的一生,现在能顾到的时候使劲儿顾,那顾不到的时候呢?说不定会由此而毁了孩子的一生,我也不想说得过多,她和我说是尊重我,我了解她的一些性情。由她吧,但愿这真的对孩子好,我只能祝福。

 

今天的日记不想写了,就安子翰的事儿闹的。不想写就不写吧。

 

2010-11-20  19:19  教学楼

 

2010-11-21   星期日   晴(风)

 

在屋子里看外面,阳光普照,似乎暖洋洋的,于是自然地像在南方那样,没有围上围巾便出去了。哪知,风从敞着的脖子里直往身上灌,透心凉。很想退回去围上围巾,可是实在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够我挥霍。我也是,一个学习中医的人,居然不是时刻牢记“风从后颈入”,尤其身处寒冷的北方,在塞上。

 

对于身体的爱护,我还真没做好,它会惩罚我的,肯定会,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过错买单,我当然不会例外,何况,本来就极其羸弱的身子骨。脑子里这些想法在转圈,脚下一刻都没有停下。新的一周,就在风中,在我胡思乱想中,开始了。

 

整一个下午,我坐着没动,把两个班两次联考一次月考期中考试,四次的成绩分析弄出来了,七班详细些,它班的成绩全面。总的来说,都是上升趋势:月考与期中考,两个班都是35名学生上升,如果把四次全部总结,七班居然有42人上升,两人持平,很不错。

 

晚上没有写日记,因为给范嫣的文字放在电脑上,只好抄给她了,本来答应在她回家前给她的,都过了几天了,食言真让我很不好意思,1800多字可费了我一个多小时,加上这两天吃泡面,眼睛就看不清,字也写得很乱,晚上又上七班的晚自习,回宿舍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过零点才休息。

 

21日补记

 

 

2010-11-22   星期一   晴

 

今天第二节课不听课,明天听尹青的课。第四节课开会居然忘记了:正在和沈意在七班教室外说班上的一些问题,骆老师喊我去开会了,她说给我打手机发现手机在办公室里闹呢。自从教室里有了时钟,我就再没有带手机进教室,手机于我只是当闹钟,所以常常放在宿舍。

 

下午在七班看了一节课的班,音乐老师不在,学生做的是英语。打扫卫生的那节活动我没去六班,不准备再去了,科代表庄娇红差点儿哭了。晚辅吃饭后她和范嫣冯念一起来我办公室,缠着我撒娇作保证,闹得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自己知道,的确有些任性,唉,但是他们班,让人太过不爽!

 

成绩表下来了,六班果然是倒三,七班居然进了,到了第十八名,我还以为七班是20或者21,22名呢,六班的优生均分还可以,校第五名,如果不是那八个后进生,六班绝对不是这个样子。后进生所以多,与我的不强制肯定有关系,在鞭子的抽打下出来的人,他就有奴性,已成习惯了,一个人的力量真的太有限,无异螳臂挡车,只能是粉身碎骨。我,有些后悔吗?

 

有时候我真的很无奈,我问我自己,我是谁啊,我干嘛呀!可我还是犹豫,我倔强的性子让我犹豫,我还真不姓邪了!可是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能受得住吗?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呀,我就是能受得住,暂时受得住,对它也是极大的摧残,我还得活几十年呢,我彷徨我便极其苦闷,很想发泄出来!可我怎么发泄啊,我没有地方去发泄,没有发泄的对象!

 

六班八个后进生也太多了,不管怎么说都得想想办法,靠学生帮,或者靠他们自己自觉努力要上去是不太可能的,还是得督促,采取一些强制手段,有时候强制是必须的。想办法看能不能把郑宇和巩元青拉上去,童天瑾和洪淼也有希望,乔远航要是勤奋,配合,也有希望,范成和钱亮有难度,反正努力吧。

 

七班的几个问题没这么严重,乔誉应该半个月能赶上,金晨和谈笑立如果自己努力,一个月能上一个台阶,诸国源向及格努力,下次的月考乔誉应该没有问题,金晨和谈笑立有希望,诸国源有难度,娄瑞峰和童天华不看好,他俩的性格就向人展示他们就是那种推不前的学生,让人很无奈,真让我感慨:人的身体结构决定命运!拿破仑不亏是拿破仑(哈,拿破仑当然是独一无二的拿破仑!),把我们中国的中医的理念解释得那样淋漓尽致!这两孩子平日里那样优柔,就少了份阳刚,用我们家乡的话来说就是一坨钝铁,就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东西,他们就属于刘阿斗式的,朽木不可雕,这种孩子最麻烦。唉,这可真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因此他们两个很难说不走入后进生的行列,我认为七班只会进该不会退,要是不出意外,那时六班应该走出低谷了。

 

明天要开始备第九单元,听课也取消了,今天的教材分析有点乱,下午上两节课,又辅导了一节课,再有考试分析表,有些忙不过来,心里还挂着七班考试的试卷要判,真是没有什么时间。挤吧。

 

要命的是左手长出的骨头,长出就算了,今天开始痛了,往心包经的方向痛,内关穴上是什么穴位忘了,刚才查了下是“间使”,我一直以为出问题的骨头这条经络是肺经,哪知今天发现却是心包经,间使穴有点痛,能受得住,我只揉几下感觉似乎有什么要出来一样,我马上把刮板泡热了刮了一会儿,没有出痧,不过舒服很多了,看来这两天再忙再累也得调理调理,因为心包经的淤滞点按起来有些痛,心经的少海也有点痛,许是这一段郁闷闹的,或刮或揉,不能听之任之了,要不真会出大事。脚上一星期前就开始裂了,有时候很痛,这个比手上的好办,稍微抹点油就可以了,没大问题的。唉,这个时候真的就更向往安静又悠闲的生活了,要是我每天看看医书,调理调理身体,弄弄十字绣,写写文字,做点可口的饭菜……那是何等的美妙。我还是太优柔了,当断未断,许会受其乱!命!

 

昨天给群英信,安排好了普法考试的事,今天老是想起她,还有麒,还有颖,我生命中的这些人啊,想和他们说说话,可是我真的抽不出这个时间。每一个人和我说得最多的是注意身体,都知道我的身体差,可是我却忙得不可开交。许是我做事儿慢的原因,他们大都是两个班,并当班主任,比我忙多了。和阳儿说起,阳儿骂开了:“你多大他们多大啊?你怎么和年轻人比!你自己的身体啥样你自己不清楚!真是老糊涂了”。嘿嘿,这小子!静儿和洋丫不和我吵闹,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在我面前责怪语,她们俩可是恨上他了,给我“安排这样一个鬼地方”,呵呵,这两孩子,想打电话又怕我不方便,不打电话又说想得不行,说是常拨了号都只好挂掉。想她们了。也许是月圆之故?今后,也许就与思念为伴了,人,年纪越大思念越深?那叶落归根在我骨子里也是那样的根深蒂固吗?我也许该给亲人们打打电话了,可是我真的没有时间,周末我想整理日记,洗澡洗衣购物……平日里又没时间想,还有,我说什么呢?这么忙?空让她们心疼,还是不打吧……

 

今天小雪,可惜不能上网查具体的时间,仔细想,不知道更好,要是知道了时间正好上课或者是开会,会很别扭,会更难受。冬日阳气肃杀,夜间尤甚,要“夜卧迟起”——早睡以养阳气,迟起以固阴精。我什么也做不到。

 

 

2010-11-23   星期二   晴天多云

 

今天开始备课了,我还是备听力,忙得有点晕。感觉真的是太忙了,顾不过来。想找学生给补一补,可我找不出时间,没有时间,就是想强制也是无法,这可如何是好。

 

今天在办公室,听郑溶月和郑频掩说到教案,我们辛苦弄的教案她们就如此地否定,虽说没什么,听着还是让人有些难受:“真搞笑,我们拿着别人的教案上课,我简直是手忙脚乱,一会儿拿一会儿放,更搞笑地是听力那么点内容还上一节课,谁备听力啊?”郑溶月大声地问。我没理她,正如韩玉说“她们真是过分,别人那么认真备课,费了那么多心血,安排得那么全面,弄得那么好,居然被他们说得一钱不值!再说,那上面都有主备人,为什么连看一眼都不?”

我不说我们备得多好,但是我们都是教两个班的教师,她们教一个班地喊累,我们双班的老师岂不更累?我们花很多时间备好课,联系打印室,如我今天跑了两趟都轮不上,说是晚上过去,晚上开期中考试分析会,我们把1600份试卷抱到办公室,再一个班一个班数好,送到她们办公桌上,她们只需要花点时间熟悉一下学案都不愿意,还怪话不断,做上面的题目连单词表里的单词和词组都要问,实在是过分!

 

今天我有好几次想说话忍住了,我当然是说频掩,我连说郑溶月都不愿意的,频掩不停地说拿别人的教案怎么上课!为什么就不能把它变成自己的?我还是忍住了,觉得很没意思。我认真地看过我们备的教案,当然有问题,起始阶段是无法完善的,就是再熟练的时候也不可能很完善,但我们都认真备了,而且,练习题基本上都是热点或考点题,很值得一做。她们只认为把我们比下去她们就胜了,这才是搞笑!说心里话,我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就没有可比性!哦,我的任性再加上不厚道,无形中降低了自己的层面。唉,这都哪跟哪呀!

 

记得上个世纪看过一篇文章,写上海一名高中生,这孩子很优秀,参加高考时,总是一些细微处出问题,两次高考都名落孙山,他父母一气之下把他送到美国美国的一所大学学习(想不起那所大学的名字,不是世界顶尖的,但是很不错的大学。),他在那所学校把他的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很快便成了校长助理。

 

也想到了早上时主任进来说了几句教研方面的话,他一走尹青和郑斯年就议论开了,郑斯年说时老师说的话意义不大,尹青干脆地说“他什么时候说过有用的话!”时主任虽不是很会说话的那种人,但是绝对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没有一句有用的话。时主人是一个好表现的人,但是这类人最大的优点是充满激情,人活得像人的最基本的元素。再想到了时老师刚来时一直在楼道里转来转去,尹青说“看着他就烦,整天拉着一张老脸……”什么的,让人真是感慨,年轻人真不够厚道,时怎么都可以算作他们的长者吧?我不喜欢年轻人这样,我认为起码尊重人是应该的。算了,不说了,写这样的日记真一点价值也没有。也许写日记是释放一下自己,根本就不用考虑有价值还是没有价值。纯粹喜欢写文字,如此而已。

 

今天的会开了两个多小时,不算长,还是有点匆忙,但是我认为是比较成功的,人们是该反省,我就需要。我的各方面都有问题,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也许是没有能力去平衡协调,真的没有,这个问题无法解决。另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便是那十二个不及格的学生,其中至少有四个没有办法,就是有两个,均分都上不去,真的上不去,几十年来我还真没有靠后的历史,也许这就是公立与私立的区别?不对,私立学校不也追求的是一个升学率?尤其是重点中学的升学率?能让百分之八十的学生上就不简单了,总有那么一些学生是无奈的,他们就没有一丁点学习的欲望,其中的相当部分不是智力的问题。

 

我记得我有一个学生,他从小学升初中语数加起来没有五十分,他的名字中有一个海字,他连这个字都没有写对,他的班主任说他百无一用。我很喜欢这个孩子,他学习真的不行,他说他就不懂,也不想学。有一天中午我偶尔路过他们班,他正在班上学着街上的小贩那样叫卖,变换语言变换姿势,班上他的同学都被他吸引,把他围在中间,看他学着小贩们边说边招呼,相信如果他真的在街上那样有声有色地叫贩,路人是会侧目的,我开始很惊讶,后来便释然。

 

人的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你无法去左右,于是我知道了在我的教学生涯中我该如何去调整去把握,拿捏分寸是需要灵性的,这就是我常说成就的高低在人悟性的高低。

 

我的有些领导说如果我真的去做一件事,只要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我会做得很好,可惜我这人就是太自主。其实我不是自主,是这个世间没有一个人真正地读懂我,如果读懂了,我会为这个人卖命的,真的会,我就是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现如今人们叫做傻瓜。我触角灵敏,懂与不懂我心里如明镜,我很天真,但是正如华儿所说,我也机智,我自认为非常体人意,有一个懂我的朋友说没人懂我真是遗憾!我不认为遗憾,如果有人懂我,我一定在家乡的某个学校,肯定是教育行业的某个部门工作,那我的生命便不会如此丰富,我的生活便不会这么精彩,我便体会不到北国风情,我便不能拥有这些北国的孩子们,我便不会在擎天生活,感受如此紧张如此特别的生活。我想,有了这一切,在我真正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我可以无遗憾地闭上眼睛,这辈子,我认真地活过了,我感受过爱情,我感受过亲情,我感受过友情……轰轰烈烈,柔情蜜意,浓如血,淡如水……我都感受了,我其实再无所求。

 

但是我的行为告诉我,我在求!求一种精神的回归,虽然这话让人感觉不伦不类,但是我就是这种感觉。我实实在在在想,私立学校也是学校,只要是学校都应该是一样的,除了升学率能让人看得见,有很多其他的不考试的东西也是人们能看得见的,如那种让孩子们心灵的快乐,如那种教者的厚重,教者的灵性……许许多多。一个学校的生命,除了那些死的考试成绩,还有许多活的东西,活的那些才是生命的灵魂,我真的不相信死的东西是最重要的,我认为那是短暂的,如果真如监狱般,学习的乏,教育的累,这样的生命力是不可能长久的。既然教学无定法,教育便该是张力无限。

 

可是,我,又能做什么?我的影响力是有限的,因为我的性格使我更多地注意了教育,教学短期内便有些不如人意,孰重孰轻,我心里清楚,但是,这个社会是现实的,来自南国的我更应该清楚现实,我认为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只是有更高的,就没有办法。不过,我教了几十年书还从来没有过英语只需要教一个班的,这在公立学校都不可能的事,为什么在私立学校会出现?南方的私立学校也是不可能的,教两个班都不太可能,更别说一个班了,作业也不会如此地多,听课开会也不会如此多,三餐饭更不会这样……当然,无需评论,每个地方的风情也许叫习惯不同,“到哪山唱哪山的歌”就是了。只是,让人很郁闷!

 

我得好好梳理一下,然后拿出,尽快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实施。在写日记前基本上已考虑好了大体思路,我想是可行的,而且必须完成,要不,当真无法完成任务。等我写完这几句话,已经想好了六班如何操作了,现在是七班,操作有一定的难度,主要是他们那样竖排坐不方便操作,试试吧,虽说难点,也不是不可行,好了,明天就开始实行,越快越好!

上一篇:湖南一方:我来到私立学校(10)(大型纪实文学)

下一篇:湖南一方:我来到私立学校(12)(大型纪实文学)

后台管理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晋ICP备17004643号  |   QQ:290206663  |  地址:朔州市平朔生活区单身公寓B楼217室 | 编辑部: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迎宾苑2#公寓516  |  电话:0349-2227755  |  
Copyright © 2023 初心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chuxin.cx使用。|    点击查看网站统计 Powered by ajha.cn